你好!欢迎来到恩平娱乐新闻网!

注册 登陆
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

单看这个书名

来源:恩平娱乐新闻网 浏览数:6次查看 发布时间:2020-03-11 00:21:08

【导读】单看这个书名,我的眼前已经铺满了深深浅浅的艳丽,弥散着浓浓淡淡的芬芳,摇曳着婀婀娜娜的花影。及至一篇一篇地读下去,就知道这是一位情感纤细的知
单看这个书名,我的眼前已经铺满了深深浅浅的艳丽,弥散着浓浓淡淡的芬芳,摇曳着婀婀娜娜的花影。及至一篇一篇地读下去,就知道这是一位情感纤细的知识女性笔下的烂漫的情思;是一种“我看青山多妩媚,想青山看我亦如是”的审美律动,是一种“杏花未肯无情思,何事行人最断肠”的主体界与客体界的“心物交感”。由此想到,散文是最能考验作家灵性、最能体现作家灵性、最能见证作家灵性的文本。
灵性写作现在几乎成为散文创新实践中最为热门的话题,也是散文写作中最亮丽的风景线。然而,当我在林林总总的散文长廊中漫步的时候,常常于眼花缭乱中生出淡淡的忧虑,这就是我们的不少青年朋友把“灵性”看作是一种纯粹的主体理念,而无须生活的春风春雨去催生,去滋润,去丰满。孤独的咏叹,苍白的呻吟,空乏的感怀和自我独白被视为时尚、前卫和先锋,这显然是一种对散文创新认知的误区。读唐爱玲的散文,会发现灵性并不是离开生活的无根之花。它是作家对于客观物象的感官领受和知觉领悟,是用一颗智慧的心对万千气象的艺术解读和感性书写。既不同于传统的风情叙事文本,也有异于某些所谓灵性写作“自闭式”的孤赏叹息。她以一种强烈的生命意识走进季节的长卷时,就从时间一维的流淌中生出对于“万有”存在方式的心灵喧响。这是一个多彩而又曲折的心理过程。始则殷殷会眷顾于白玉兰的“超凡脱俗与自然”,心怡于她“没有绿叶扶持和陪衬而独自尽情开放的花朵”时,继之期待着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再访惠芳之际,它却“平静得没有一丝色彩”了,这种时令与感觉的错位,引发的却是心灵与自然的对语:
是玉兰不能在风雨中坚持,还是我渴求好天气,错失了玉兰?
主宰这对话的,不是别的,恰恰是对外物的介入的灵性,它使得作家的艺术直觉度过了感官领受而进入了生命领悟的层面。既然季节的不可逆转容不得生命主体感物伤怀,那么何不追寻落花之后的“层层叠叠的绿叶”呢?“花朵不知何处去,绿叶亦可笑春风,这是玉兰树另一种风姿。”(《昨日的白玉兰》)
其实在任何时候,一种生命态的消逝都意味着另外一种生命态生机勃勃地走进我们的心灵,而那星星点点的落花飘零不正是新生的序曲么?
作家这样的情感,在《山长水阔水仙花》中也有精彩的流溢。水仙花顽强的生命力固然令人惊叹,然而,更令人的感荡心灵的是,它宁静而又淡泊地完成了一个生命过程,开时洁白无暇,走时不染尘埃,实现了一次“美丽而又冷峻的告别。”
这样,作家就赋予自己笔下的意象以人的品格,人的情感、人的毓秀和人的钟灵。仿佛那花就这样坦然而又平静地与人相依相偎地走过春天的驿站,去迎接另一个生命的碧潮。千万不要把它与通常的触景生情混为一谈,它是作家心灵对世界的烫烙,是艺术理性对生命密码的破解,在这里,语境是形象的,走笔是感性的,然而,隐藏在文字背后的却是一双幽深的、婉柔的而又深沉的哲学目光,这大概得益于唐爱玲的知识学养。诚如黑格尔所说:“人们从这眼睛里就可以认识到内在的无限的自由的心灵。”
在任何时候,“观照”都是散文审美链条上的一个重要环节,也是人的类特征的一个重要表现,马克思曾经指出:“人不仅通过思维,而且以全部感觉在对象中肯定自己。”审美的全部归宿就在于肯定人在自然中的位置和生命的价值。所以,从审美对象学的角度说,好散文必是由“读物”升华到“读人”的作品。这也是唐爱玲散文留给我很强烈的印象。作家从花的开与谢、荣与衰起步,一步一步地走进人的生命历程、心路历程、情感历程。值得注意的是,作家的“观照”几乎都是以花为意象的,这使得她的作品散发着女人的柔美的淡淡的清香和注入了细腻婉丽的特点。《苦菜开花淡淡香》中的母亲,宛若平原田埂上的一株“金黄色的苦菜花”,“向着光明,不怕吃苦、热爱生活”,读来清苦中透着甘甜,平凡中洋溢着沉实。“观照”,从艺术思维的范式看,是一种既是它自身,又大于自身的“能指”与“所指”之间的在外延上发散和拓展,用刘勰的话说,叫做“其取名也小,取类也大”。它在唐爱玲的笔下,有时不都是亮丽和煦的,时有颤巍巍的忧虑凝于眉头心底,《迷失的紫丁香》透析的就是另外一种人生,紫丁香一样美丽的“崔琅”那一双迷茫的眼睛,让作家看到了人的生命态与价值理念的反差:“美丽多姿的崔琅差了一点开悟和韧性,大千世界林林总总的浮华里,有什么能比我们的精神气度更重要呢?”我以为,这是唐爱玲散文“观照”的另外一个侧面,它以一种反思的姿态赋予作家新的人生制高点,使她笔下的《秋天》一改封建士大夫的萧瑟与凋零,而“以一种从容而执着的气质,在淡淡的神秘里,凝望春夏的逝去,在冬日款款而来的脚步里,宁静的做了完美的终结”,从而把时光读成一部悠长而又深邃的哲学:“没有谁能拒绝得了它对人的风化侵蚀,它就那样改变了每个人的青春面容,消磨了人的性格 ,使人的思想和行为发生了一些这样或那样的变化。”(《时间·因缘》)什么是因缘呢》就是与时间通行,与空间共在的过程。而任何因缘都只是一种相对的存在,荣必然伴随着枯,兴必然伴随着衰。然而,要紧的不是这些变化,而是我们生命的过程具备不具备审美的要素,是我们从这个过程中获得了什么,分享了什么,感悟了什么。有过,“也就不枉了这一生。”作家艺术的灵性跟随着心灵的脚步,与这个纷纭缤纷的世界依偎在一起了。
灵性是智慧的光束,烛照生命如歌如吟;灵性是情感的春雨,滋润生命勃然葳蕤;灵性是炽爱的信鸽,呼唤生命的亲情。一组“亲情在线”,那BAB让母爱光彩迷离的绵长。那《念想儿》的悠悠心弦,那《我想跟你说》的深情诉歌,那《我怎么你的手》的万千思绪,那《明天你就要远行》的依依牵挂,都把读者带进作家玲珑剔透而又晶莹如玉的心灵世界。在作家的艺术画卷中,一切都是“诗意的栖居”。
有人说:“语言是散文的家”。灵性写作,归根结底是语言借助于情感的琴弦,弹奏出生命的歌吟。我十分欣赏唐爱玲为“空谷灵雨”写的一段题记:“有一些时候,有一些心情,或浓或淡,或算或甜,像幽谷朦胧的云雾,不远不近处飘拂着雨丝。”“空”并不是一种虚无,而是对世相的淡然和豁然,散发着浓浓的禅意。而收在这一辑的文字也不是心灵走入外物的“执情”,或者外物感染心灵的“移情”,而是一种思想天马在精神三维空间的驰骋,一种文化情结在岁月长河中回溯,一种让万千意象内化为话语珠玑的凝结,一切的一切都被解构为作者的思想资料,从而建构起心灵的架构。一轮月色既不是古时的月,也不是今时的月,而是作者美学世界中的“月”,它“从那九百多年前的夜色中一路款款走来”,“用明亮的光线网住了我的孤独”,“这宁静而美好的夜晚,圆圆的月亮并不知道她从遥远的历史走来,更不知道一代又一代的生命在她圣洁的光辉下有过怎样的低吟浅唱”;那一块玉,既不是秦时的“玉”,也不是现实的玉,而是被作家艺术抽象了的,承载了生命之重的“玉”,一种信息的载体,穿越岁月风尘,携着秦汉故事走进“我”的胸怀,“就像这有灵性的鸽子,即便放飞也记着回家。这块玉,留住的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感的生命的信息。”于是,一切的物象都在灵魂的原野上站成人文的丛林,诠释着作家复杂而又丰富的艺术思维。从主体出发,从“心源”起步,从“从畅想”切入,从“内趋”落笔,“拢四海于一瞬”,这正是灵性写作魅力的闪光之处。
当然,这不是说,唐爱玲的散文写作就达到了尽善尽美的高度,事实上,她的有些作品还显得清浅了一些,还无法带给人空谷传声的震撼,但是,要紧的是她的文学枝头已经开出芬芳的鲜花,并且还有饱满的蓓蕾向春风摇曳着它的风情。
这是她心中的春天。
而春天,本就是一个播种希望的季节。

共 0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杨老师的文章,总是那样引人入胜,一篇赏析不仅文字很美,意境也美,不自觉地就被带入原作的境界,于是和他一起为原作而沉醉,和他一起分享作者的美与精神,就在这样不知不觉中走进作品,走进作者的心灵,那不是品读,简直就是一种品味和享受了。“唐爱玲的散文写作就达到了尽善尽美的高度,事实上,她的有些作品还显得清浅了一些,还无法带给人空谷传声的震撼,但是,要紧的是她的文学枝头已经开出芬芳的鲜花,并且还有饱满的蓓蕾向春风摇曳着它的风情。”欣赏。感谢您的投稿,期待您更多的佳作。【编辑:阿秀 69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71227】
1 楼 文友: 2012-07-11 15:22:21 读杨老师的文章,总是那样引人入胜,一篇赏析不仅文字很美,意境也美,不自觉地就被带入原作的境界,于是和他一起为原作而沉醉,和他一起分享作者的美与精神,就在这样不知不觉中走进作品,走进作者的心灵,那不是品读,简直就是一种品味和享受了。 唐爱玲的散文写作就达到了尽善尽美的高度,事实上,她的有些作品还显得清浅了一些,还无法带给人空谷传声的震撼,但是,要紧的是她的文学枝头已经开出芬芳的鲜花,并且还有饱满的蓓蕾向春风摇曳着它的风情。 欣赏。 多年从事文秘工作,爱好旅游、音乐,喜欢读书,随心而作,不拘一格,愿与各位文友一起挥洒文字,潇洒走人生。导致长期便秘原因有哪些
镇江治疗白癜风方法
如何调整经间期出血